拉穆儿

德国,拜仁球迷。法学。宠物。摄影。胖胖球。

【足球/穆拉/段子】Welcome back

戚歌:

一百一十三天,托马斯穆勒想。

有多少天没有看过奔跑在绿茵场上的他呢?有多少次他进球了欣喜若狂的时候,转头却没有看见那个小个子,心止不住地被失落淹没。被再多的人拥抱在怀里,而自己的怀中总是空落落的。

上一场对阵矿工,对方出乎意料的强劲,以至于轻敌的他们打得异常艰苦。最终客场平局收场。

赛后的更衣室里静悄悄的,每个人都一言不发。尽管平时活泼话唠表情丰富的穆勒,现在也是罕见的沉默不语。

他有点懊悔。在登上飞往乌克兰的飞机前,他给他打了通电话。

“Fippo!你好好在家看着吧,我们一定会赢下比赛的!”

“好好好,我一定会看的。好好休息。等你健康地回来。”电话那边无奈的声音还带着一丝宠溺。

可是呢?他并没有完成他们的约定。他现在连电视机前的他是怎样的表情都不敢想象。会对他失望吗?

他抓狂地揉乱了一头卷发。

再次踏上登机的楼梯时,穆勒心情一阵复杂。他们满载希望而来,却是失落而归。

一声悠扬的歌声打断他的思绪。他晃过神来,意识到手机响了。

屏幕上“FIPPO”的来电显示让他哀嚎。

OH NO!上帝!

天知道现在我唯一不想听到他的声音!

“……Hi,Fippo.”

“Thomas,你声音听起来很沮丧。”

没有赢球当然沮丧啦,穆勒哭丧着脸。

“Fippo…你明明知道的。”

“当然啦,所以我才打电话给你嘛。”他顿了顿,“没关系的,你能平安回来就很好了。”

穆勒诧异。

“你已经尽力了,很棒。只是对方太难缠了,不是吗?”

“啊?嗯…”

“下一场来大干一场?”

“好!”

不过只是一通电话,几句简简单单的话,没有更多,却足够让穆勒恢复嬉皮笑脸的状态。

坐在穆勒隔壁的诺伊尔痛苦地捂着耳朵,心想谁来把托马斯这张聒噪的嘴巴堵住!

他想起平时穆勒在拉姆耳边巴拉巴拉,拉姆还能微笑着回应他几句的情景,心里拉姆本来就高大的形象瞬间变得更加伟岸。

“Philipp,你真的太伟大了…”他想。


拉姆回到了训练场。

能够再次看到奔跑在球场上的你,没有比这个更美妙的事情了。

“Thomas,别走神!”

回到德国他们陆陆续续的赢下几场大比分的胜利,终于又等到了和矿工的比赛。

“Fippo进了大名单?!”

“队长终于回来了!”

更衣室里一片沸腾,还有什么比队长归队更能振奋人心呢?

答案是一场胜利。

穆勒第二次把球送进对方的大门时,他知道,他终于没有食言,完成了约定。

他也知道那个人正在场边看着他,他比任何时候都安心,超水准的发挥。

赛后他跑进场内和表现勇猛的队友一一拥抱击掌后,习惯性的走到他身边。

“你今天棒极了。”

“那当然!”

两人相视一笑,随即拥抱在一起。

空虚的怀抱在此刻终于有了充实的满足感,那个人终于回来了。庆祝的时候你终于在身边了,手里握着的终于是熟悉的温度和触感了。


比赛开始前,更衣室里那两件球衣并排挂在一起的画面那么熟悉又陌生。

一百一十三天,你终于回到了我身边。

欢迎回来,Fippo。

END

对穆拉不是爱过 是还爱着
穆拉永远不毕业 继续甜甜哒

评论

热度(31)

  1. 拉穆儿查无此人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ryeong查无此人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