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穆儿

德国,拜仁球迷。法学。宠物。摄影。胖胖球。

【亚梅】我爱你的十件事

513号秘事:

1.How I met my destiny(not in a good way)




 


异想天开。天马行空。不自量力。


 


“你要对自己有些信心,Merlin,不要找一堆夸张的形容词来吓自己。”Lance对友人的过度紧张有些无奈,但还是耐心地安慰他,毕竟他已经浪费了大半个上午来惴惴不安了,“又不是去坐电椅。”

“可我感觉挺像。”被安慰的人丝毫没有冷静下来的意思。奇怪的体质,明明在之前还为今天的面试欢呼雀跃、势在必得,却在真正到来的前几个小时如临大敌,稍微设想一下到时的情形就一阵没来由地颤栗。真希望卡梅洛特的CEO是个好说话的人。Merlin单手托着冰袋敷着颧骨上的瘀血,一副颦蹙的模样。“而且我觉得面试官不会喜欢我脸上的肿块。”

“那你就不该在今天和别人打架。”

“可他是个混球!你真该看下他是怎样欺负那比他矮上半截的男人。”


 


有时就连正直如Lance的人也要为Merlin爆棚的正义感感到无计可施。他快找不到合适的词了,疲倦地揉捏着眉头,“我的意思是,你可以和他说理。毕竟据你所说,对方也要比你壮硕上不少。”

“他就是个健身房和蛋白粉混合出来的肌肉白痴。而且,他拽得太令人讨厌了。”这是实话,百分百客观,不带有任何的私人色彩(好吧也许有一些)。Merlin又想起那家伙飞扬跋扈地对待那个瘦小的男人的模样。混球,十足十的。

“而且我又不是没有试过尝试和他讲理,我先是上前说,‘朋友,够了吧’,结果他还是那副‘我有肌肉我了不起’的样子,鼻孔冲着天,‘需要我教你怎么用膝盖走路吗?’”Merlin装腔作势地模仿了他说话的调调,不屑地撇撇嘴,“我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下午的面试好了,为这人破坏心情完全不值得。”

“如果卡梅洛特没有聘用你那会是他们的一大损失。”Lance发自内心地说道。他乐意为朋友扮演聆听的角色,Merlin在谈到那场架时变得一脸不悦,但起码不是愁眉苦脸的了。


 


Merlin从沙发上跳下来,借用Lance的盥洗室检查自己脸上挂的彩。他的声音传到客厅里来:“但是说真的,Lance,我不觉得CEO的秘书能让我当上。首先,我才毕业一年,而且总觉得‘秘书’总应该是金发碧眼的美女的角色,模特身材那种......”

“Merlin,你又不是去搞潜规则的,相信你的能力。”

“你说得对,”Merlin走出来,轻松地耸耸肩,“谢谢你的冰袋,好邻居。”

他放下冰袋,回到自己的住所。


 


他和Lance住在同一栋公寓里,只隔了两扇门。他不禁认为门对面就能有个这样的朋友听他倒苦水谈心实在太好了,好像一切烦心事都已经迎刃而解了一样......


 




完全没有。


 




传说中的CEO,Uthur Pendragon从落地窗边转过身。又是那个恼人的金脑袋?Merlin没憋住从牙缝里蹦出了某个F开头的单词。

“怎么,让我看看……Merlin Emrys,你都不先弄清楚上司的长相再来面试的吗?”Pendragon戏谑地勾起嘴角,手里拽着Merlin的资料,随意地靠在办公桌边上,好似根本就没把前来面试的Merlin当回事,“还是说,你太忙,忙着练习如何熟练地用膝盖走路?”

“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球,Pendragon先生。”为什么自己还特地换上新西装、浪费时间美化自己的履历就为了给这种人看?Merlin几乎无法遏止住自己叫嚣着要往他脸上砸的拳头——他也的确这样做了,在他们大约斗嘴了十分钟之后。

十分不幸的是,那个被Merlin形容为“由健身房与蛋白粉混合产生的肌肉白痴”的Pendragon精准地接下了他的拳头甚至露出了一个嘲笑Merlin的力度简直是个小女孩烤的棉花糖的笑容。


 


他恶狠狠地回应,像只被踩着尾巴的恶犬,“你被炒了Merlin Emrys。喔不对,我压根就没有考虑录用你。”

Merlin也被激怒,但他对于自己因为这个不可理喻的菜头而发怒而感到十分不值。于是他很快压下心里乱窜的火苗,尽量冷静地说,“下地狱吧,Uthur Pendragon。就算您倒立着求我我也不会为您这种人渣打工。”说完他抽出被Pendragon捏得酸痛的手,踏着步子向门外走去。


 


在他马上就要帅气地将门甩上时身后的那个混球突然将他叫住。

“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想道歉了,菜头?”紧接着Merin回头做了一个“我不接受”的嘴形。

"见鬼去吧你。”Pendragon更加不屑地翻出一对白眼,“我只想告诉你两件事:一,今天上午我打那个废柴时因为他当街非礼少女。二,我不是Uthur Pendragon。”

“一,干得好,那是我的错,我向你道歉。二,贱人。”

“我是他儿子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他临时有会议,我只是替他来考核你,”他得意地享受了Merlin像是踩到香蕉皮的表情,“如果你可以成为我的父亲的秘书的话,我不介意你叫我‘Arthur’。哦等等,你不可以叫,因为你没有得到这份工作。那拜拜啦,Mer——lin。要不要倒立着求我?”

Arthur抱着双臂,挑衅地走到Merlin面前,将他的资料拍到他的胸口上。

“你还是个混账。”Merlin怒气冲冲地不怎么帅气地甩上门。


 


他以为就这样结束了。


 


然而也并没有。


 


在Merlin屈就于一个不怎么理想的公司工作了两个多月后,他又不知是触了什么霉头再次碰见了Arthur Pendragon。


 


Fxxk!孽缘。绝对的。


 


他本来想假装没看见调头走掉,反正他也没期望Arthur Pendragon能与他友好地打声招呼。说不定这个菜头早就彻彻底底地将他忘了,像自动过滤机那样,刷刷刷,把我欺凌过的人都丢掉,挑好下一批,准备好我的嘴巴和拳头。


 


可Arthur没有注意到他,事实上,他甚至没有注意到一辆失控的汽车正向他撞过来。


 


他没有脑子吗?!等等他可能真的没有——

Merlin甚至没来得及在心底无声地咆哮完这个句子,便本能地冲上前去将那个被他诅咒了两个多月的家伙拽过来,疾驰的汽车与他们擦肩而过。


 


Arthur在听到“砰”的一声巨响后才缓过神来,撞在电线杆上的大铁块冒着呛人的浓烟,燃起了火苗,令人觳觫。值得庆幸的是它不再横冲直撞了,没有伤到无辜的路人。但司机痛苦地呻吟了几声,似乎伤得不清,行人中有位护士立刻前往救助。


 


“Merlin?”他接连受了两次惊吓,一次是死里逃生,一次是发现他的救命恩人竟是他不知多久前嘲笑的那根竹竿。他很感谢,同时也有些不爽。十分地不爽。


 


在他俩做出对认出对方的反应之前,正牌的Uthur Pendragon突然出现打破这个正变得剑拔弩张的僵局。

俩人都能够肯定,若非Uthur的插嘴,正常人的“谢谢”“不客气”会变成“谁他妈要你救我”“你应该哭着感谢我救了你的上流社会屁股”。


 


挽救了场面的Uthur Pendragon激动万分地捏住了Merlin的两边肩膀,紧紧地,甚至不愿撒手,“年轻人,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……Merlin Emrys。”

“Emrys!你愿意来我们公司工作吗?”


 


FUCKING NO。


 


“工资你定。”


 


“没问题Pendragon先生。”Merlin咧开了一个真诚的笑脸。对不起,亲爱的原则,我要为房租而改变自己的立场。再说,是为Uthur工作,又不是Arthur。


 


他是这样以为的。


 


用Arthur的上流社会屁股发誓,光是当他的秘书的第一天就让Merlin想辞职。

没错,是Arthur的秘书。不是Uthur的。


 


父子俩都是老奸巨滑。

Merlin在被迫为Arthur揉肩时这样腹诽道。




 


TBC


 

评论

热度(106)

  1. 拉穆儿除以零 转载了此文字